妨害自由罪、強制罪

【妨害自由罪、強制罪】

 

一、事實摘要:

被告陳某與黃某為追討林某積欠的1萬元,要求中間介紹人曾某約出林某之弟林○○,林○○依約前往後,黃某與陳某以強暴、脅迫方式使林○○聽從其等指示,由陳某將林○○機車鑰匙拔下,黃某並對林○○恫稱:「若不上車就打你」,脅令林○○改坐上黃某所駕駛機車後座,林○○心生恐懼,不得不依要求改坐上黃某機車後座,其後陳某及黃某甚至共同基於恐嚇取財犯意聯絡,仍對林○○、曾某恫稱:「不簽本票就讓你們死得很難看」等語,陳某並徒手毆打林○○手及腰部,致林○○、曾某心生畏懼,因而各簽立面額3萬元本票3張,交由黃某收受。嗣經林○○報警處理,始查悉上情。

 

二、要件分析: 強制罪的構成要件

(一)強暴、脅迫的行為:

1、強暴:指施用暴力而強制他人,剝奪或妨害他人的意思形成、意思決定或意思活動。

2、脅迫:指行為人以惡害通知被害人,使其心生畏懼或有所顧忌,而加以操縱。

(二)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他人行使權利:

1、使人行無義務之事:使人為一定行為或不為一定行為。

2、妨害他人行使權利:妨害被害人在法律上所得為的一定作為或不作為。

(三)行為手段與目的間欠缺關連性:雖然行為人是致力於合法的目的,所採取的也是合法的手段,然而所使用的手段與所求的目的不符合比例。

(四)其他實務見解:

1、「按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之構成,係以被害人之行動自由受到行為人之剝奪致達完全喪失為要件,至於同法304條第1項強制罪,僅須行為之強度足以達到對於被害人之意思自由發生相當之影響,而使其依照行為人之行為意圖,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行使權利時即已該當之情形,兩罪構成要件尚屬有別。是加害人未用繩索等物限制被害人,且被害人亦承認未受綑綁,係出於自身恐懼而未呼救者,縱因被害人係因行為人施加之強暴、脅迫手段,致其害怕而自由意志受到相當影響下,持續忍受與加害人同行,行無義務之事而不敢擅自離去,惟就客觀而言,其行動自由並未遭剝奪達完全喪失狀況,與刑法302條第1項犯罪構成要件尚屬有間,加害人應構成同法第304條第1項強制罪。」

2、「刑法第304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650號刑事判例要旨)」

3、「刑法妨害自由章,除保障身體自由不受侵犯外,尚及於意思決定之自由,則所謂『強暴』,自應採廣義之解釋,即以實力不法加諸他人之謂,縱間接施諸物體而影響於他人者,亦屬之;又刑法第304條之強暴、脅迫,祇以所用之強脅手段足以妨害他人行使權利,或足使他人行無義務之事為已足,並非以被害人之自由完全受其壓制為必要。(臺灣高等法院102年上易字第2778號刑事判決要旨)」

4、「按行為人違反刑法第304條強制罪規定,對被害人為強暴脅迫之危害要挾,迫使被害人行無義務之事,讓被害人受有精神上壓力及恐懼;此所為顯然不法且悖於善良風俗,是被害人除就強暴脅迫所受之財產損害得予以求償外,尚可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請求精神上之非財產損害。(臺灣高等法院100年重訴字第21號民事判決要旨)」

5、「按刑法第304條所謂之強暴,係指直接或間接對人行使之有形強制力而言,不限於直接對人為身體上之攻擊為限。且該條文係為保障個人意思形成或決定自由,不受他人不當之干擾,故法條文義並未限於對『人』為之,或對『物』為之,亦未明定被害人是否在當場遭受強脅,是行為人對物所為不法有形力之行使,雖非對他人身體直接為之,且行為時被害人亦未在現場,但其客觀上對被害人所有物之強脅行為,已可發生延展效力,藉由被害人與物品之緊密關係,同樣可達到對他人意思形成或決定自由妨礙之結果,即應構成本條犯罪,故不應侷限於被害人當時未在現場,作為判斷是否該當本罪。(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2年上易字第5號刑事判決要旨)」 

 

三、相關法規: 

(一)刑法第304條:

I.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II.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52 thoughts

  1. 白律師您好
    某日晚間我下班回家發現有台車擋住了我的出入口,於是我告知對方擋住出入口,對方表示他們只是在聊天沒有要停,我停好機車因為要進屋於是又告知對方車輛擋到了我的出入口一次,對方還是回他們只是在聊天沒有要停,當下我也開門給他們看確實會卡到車身,他們才願意將車頭稍微往外移一些讓我進屋,我也當場告知他們這是我唯一出入口,如果擋住我的大門沒有足夠空間,我怕開門或牽自行車會刮到他們的車子,對方叫我不要再說了他甘願,我想說遇到這種人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於是直接進屋不想與對方多交談。
    沒想到過兩天他們就故意將車擋住我唯一出入口(門只能半開),也不留電話,報警警察打電話他們也不接,之後我牽自行車出去買午餐,因空間太過狹窄只好將自行車抬起牽出(警方調閱監視器也拍到我將車抬起牽出騎走),沒想到對方就至警局告我毀損,說引擎蓋上有輪胎印跟刮痕。
    想請問律師像這樣的情況我該如何處理?
    就不要騎自行車外出or搬物品等有可能因空間狹小碰觸到車身的事情,讓車主停到他高興為止?

    1. 報警處理!告強制罪及誣告罪!監視器應該有拍到第一次要求移開,他們卻反而故意堵住出入口;沒有刮傷車輛,也是看錄影即可知!

      1. 律師您好:
        因為我被警方通知被告時已事隔一個月,相關影像早就沒了(但警察留檔我抬腳踏車外出的影片可以很清楚看到對方的車不前不後完美擋住了我唯一出入口),坦白說在那麼小的空間我搬動腳踏車時若與對方車子碰觸也是在所難免,這也是我之前嘗試跟對方說明的,我也確實無法證明他們所說的刮痕不是我造成的(警察沒有給我損傷相關照片),因為我搬動腳踏車出門買便當是事實,若只依雙方警局筆錄和警察留檔的影片這樣也可以告強制罪嗎?
        謝謝您。

        1. 完全堵住出口就是強制罪!因為您之前說堵住的前幾天只是檔一部分,要求移車後才完全堵住=故意強制妨害出入!
          你刮車不會構成毀損,因為不是故意的!

          1. 非常謝謝律師的解惑,那等我被檢察官詢問時,再詢問、聽從檢察官指示處理,真的很謝謝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