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公訴之提起】

【刑法:公訴之提起】

一般之起訴

(一)起訴書之提出

公訴之提起,屬於涉及一定意思表示內容的訴訟行為。一般而言,類此訴訟行為之表達形式,略分言詞、書面或記明筆錄。本法就公訴之提起規定「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書為之」, 可知原則上採行書面要式,得以言詞起訴之例外情形,依法僅限於審判期日之追加起訴。不符書面要式之起訴,如檢察官未提起訴書而僅以口頭或檢察署函片請求法院審判,起訴程序違背規定。

依照不告不理之控訴原則,起訴必須針對特定案件為之,因此,起訴書自應包含特定被告及其所犯特定犯罪事實之描述,否則,法院無從確定審理之對象與範圍。據此,本法規定,起訴書應記載下列事項:

1 、被告之姓名、性別丶年齡、籍貫、職業、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

本款記載之目的在於特定被告,也就是特定法院本於不告不理所能及所應審判之被告。為此目的,檢察官固然應於起訴書盡其可能詳細記載上列事項,但是,如缺漏疏失,法院能否以起
訴程序違背規定為由而下不受理判決 ? 若其缺漏疏失,客觀上已至無法特定被告之程度者,除其情形可以補正而應裁定命補正之例外,應認為起訴程序違背規定;反之,若是客觀上無礙於被告之特定者,法院仍應依法實體審判,無庸命為補正。

2 丶犯罪事實。

此一記載之目的在於特定犯罪事實,也就是特定法院本於不告不理所能及所應審判之標的。同理,為了達到特定審判標的之目的,檢察官於起訴書除記明構成要件該當之事實外,必須盡
其可能以時間、地點、態樣及其他可資特定的方法加以描述該犯罪事實 ; 這種「儘量特定」的要求,對於雷同或相似的犯罪事實複數的案件,尤其重要,例如,被告甲曾以相同手法,分別數次強盜不同之被害人(非連續犯),若是起訴書所載犯犯罪事實提起公罪事實不清不楚,也就難以斷定檢察官究竟就何-犯罪事實提起公訴。由此可知,「儘量特定」之要求,絕非訴因制度的專利,至於起訴書描述之犯罪事實,若是斷簡殘篇,法院應該如何處理?則是另一個問題,不可混為一談。參照前款所述, 太過籠統以致於無法特定檢察官所指之犯罪事實者,除可補正者外,既然無從特定審判之標的,法院也無從受理審判;反之,若其記載並不詳明,但客觀上無礙於所
起訴之犯罪事實之特定者,法院應予受理審判。

3 丶證據。

所稱「證據」,實指資以證明檢察官所指犯罪事實之證據(明)方法而言,例如,檢察官於起訴書記載,本案有目擊者甲、乙可資證明所指犯罪事,此即證人之證據方法,亦即本款所稱之證據。此項記載之功能有三:其一、透過起訴書之證據記載,法院與被告及辯護人始能知悉,檢察官「到底憑什麼」認定案件到達足夠犯罪嫌疑之程度而予起訴。其二、進而,法院藉此記載得知
檢察官於審判期日可能聲請調查之證據方法,因此得以較快進行審判期日之準備。其三、在採起訴審查制之立法例,如我國新法及德國法,審查者(法院)透過起訴書之證據記載,得以形式上判定案件有無偵查尙未完備之濫訴情形,並得依情形命檢察官補提證據方法或將案件退回續行偵查。

4 、所犯法條。

「所犯法條」係指依犯罪事實所該當之罪名及其適用法條,也就是對於起訴犯罪事實之法律評價。應予注意,控訴原則之下,檢察官起訴之標的以及法院應受檢察官起訴之拘束者,乃犯罪事實本身,而非犯罪事實的法律評價,因此,檢察官已否起訴以及法院能否審判,應以起訴書曾否就犯罪事實加以記載為準,並不取決於所犯法條之記載。據此,犯罪事實已經記載者,縱使漏引所犯法條,亦為已經起訴;反之,犯罪事實並未記載者,除有公訴不可分而起訴效力及於全部之情形外,縱使另行記載他罪之所犯法條,他罪仍屬未經起訴。

起訴書應向管轄法院提出 ,並應以正本送達告訴人、告發人、被告及辯護人,自書記官接受起訴書原本之日起,不得逾五日。法院發現起訴書於法律上必備之程式有所欠缺(如未悉數記載上列應記載之事項), 若其情形可以補正者,法院應定期間裁定命檢察官補正;若是無可補正,抑或逾期不遵命補正者,則應諭知不受理判決。

(二)卷宗及證物之送交

本法規定,檢察官起訴時,除提出起訴書外,並「應將卷宗及證物一併送交法院」據此,我國採行與歐陸法系相同之卷證併送制度。反之,立法例上 ,另有採取卷證不併送制度者(所謂之
超訴狀一本主義),如英美法系與日本法制。

何以採行卷證併送制度,我國繼受歐陸法制,課予法官撰寫判決理由之義務,此亦為判斷法官是否恪遵聽審原則的重要指標。法官為求發現真實並且擬具判決理由起見,必須充分掌握案情相關資訊,如此才能判斷究竟要不要主動或依聲請傳喚某證人或調查某證據,否則,如果漏掉重要證據,法官的判決理由勢必難以令人信服。再者,鑑於案件越來越複雜之特性,若無卷證可
資參照,恐怕連一般倒會的詐欺案件都難以釐清,遑論其他如【林肯大郡案】(整整兩推車的偵查卷證! )般的複雜案情。另外,卷證併送乃與閱卷權相互配套之制度, 法官雖然接觸卷證,但是辯護人亦得享有毫無限制之閱卷權,得以事先充分瞭解檢察官起訴之證據,有助防禦權之行使。最後,我國新法與德國法為免檢察官濫行起訴,採行「超訴審查制」,濫訴案件由法官逕行退回偵查程序,在這種制度之下,法官通常必須事先接觸起訴卷證,才能判斷檢察官起訴合不合乎法律規定的足夠犯罪嫌疑程度,是以,起訴時當然必須併送卷證。

追加之起訴

追加起訴,即利用原來已經提起之刑事訴訟程序,擴張其起訴範圍至同一案件以外之其他案件。案件一經起訴,檢察官請求法院審判的對象、標的隨之特定,若許任意擴張,難免減損被告之防禦權利,甚而有損訴訟迅速之要求。惟若一概不許追加,相關紛爭無法一次解決,因而,基於與牽連管轄類似的訴訟經濟考量,本法承認追加制度,但亦設定其限制:案件起訴後,檢察官「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本罪之誣告罪,追加起訴。」「追加起訴,得
於審判期日以言詞為之。」

所稱「本案」,指已經一般起訴之案件;「相牽連之犯罪」,指第7條所定之相牽連案件,而非刑法之牽連犯(83台抗270)。據此,追加起訴可能包括下列種類:

1 、一人犯數罪者,追加起訴同一被告所犯之其他犯罪事實。例如,檢察官起訴甲犯殺人罪,後於審判中追加起訴甲另案所犯之強盜罪。

2 、數人共犯-罪或數罪者,追加起訴其他共犯為被告。例如,檢察官起訴甲犯殺人罪,後於審判中追加起訴共犯乙為被告。

3 、數人同時在同一處所各別犯罪者,追加起訴其他行為人為被告。例如,甲、乙於鷹架合抬水泥,因雙方皆有之過失不慎掉落砸傷丙,檢察官原先起訴甲,後追加起訴乙為被告。

4 、犯與本罪有關係之藏匿人犯、湮滅證據、偽證、贓物各罪者,追加起訴上列各罪案件。例如,檢察官起訴甲犯竊盜罪,後於審判中追加起訴乙收受該贓物。

5 、本罪之誣告罪,追加起訴誣告案件, 此乃非相牽連案件而得追加起訴之唯一情形 (§265-1) 。例如, 甲告訴乙傷害,經檢察官對乙提起公訴,審判中追加起訴甲誣告乙。

追加起訴與公訴不可分之闢係為何?追加起訴之前提,乃起訴效力所不及之案件,因此,檢察官就一部犯罪事實起訴者,若因公訴不可分之效力而及於他部犯罪事實者(§267) ,他部犯罪事實既然已為原先起訴效力所及,法院自得加以審判;若是檢察官竟然就他部犯罪事實再行起訴(含追加起訴)者,即屬同一案件之重行起訴,法院應就此部起訴,諭知不受理判決。由此可知,第265 條與第267 條處於相互消長之關係。

參考資料:

林鈺雄著,刑事訴訟法下冊:各論編,3版,2003,104至111頁。

相關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 264 條

提起公訴,應由檢察官向管轄法院提出起訴書為之。

起訴書,應記載左列事項:

一、被告之姓名、性別、年齡、籍貫、職業、住所或居所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
二、犯罪事實及證據並所犯法條。

起訴時,應將卷宗及證物一併送交法院。

刑事訴訟法第 265 條

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得就與本案相牽連之犯罪或本罪之誣告罪,追加起訴。

追加起訴,得於審判期日以言詞為之。

刑事訴訟法第 266 條

起訴之效力,不及於檢察官所指被告以外之人。

刑事訴訟法第 267 條

檢察官就犯罪事實一部起訴者,其效力及於全部。

刑事訴訟法第 268 條

法院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 269 條

檢察官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發見有應不起訴或以不起訴為適當之情形者,得撤回起訴。

撤回起訴,應提出撤回書敘述理由。

刑事訴訟法第 270 條

撤回起訴與不起訴處分有同一之效力,以其撤回書視為不起訴處分書,準用第二百五十五條至第二百六十條之規定。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