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法:言詞辯論(上)】

【民事訴訟法:言詞辯論(上)】

一、意義

(一)名詞意義:指一程序階段,尙有廣狹兩義。

1、廣義:

指含「言詞辯論階段」及「證據調査階段」在內之言詞辯論期日。即當事人起訴後,法院所定使當事人到庭為相關聲明、陳述及調查證據之期日總和,有其開始及終結之點。於廣義言詞辯論期日中,當事人得提出攻擊防禦方法、法院得調查當事人所提證據以認定事實。民事訴訟法所指言詞辯論,多係以廣義言詞辯論期日為對象。

2、狹義:

專指使當事人提出攻擊防禦方法之言詞辯論階段,即於言詞辯論期日中排除法院調查證據階段。於狹義言詞辯論階段中,當事人得以言詞陳述表彰其攻擊防禦方法,藉此使法院獲得訴訟資料而得以行調查證據、認事用法。

(二)動詞意義:指以言詞為陳述之行為。當事人於言詞辯論期日,依言詞審理主義向受訴法院以言詞為聲明、聲請、提出攻防方法,及為事實上及法律上陳述之行為動作。

二、種類

(一)必要之言詞辯論與任意之言詞辯論:

1、必要之言詞辯論:

須經言詞辯論,裁判始為合法。原則上判決程序爲必要之言詞辯論。

2、任意之言詞辯論:

是否須經言詞辯論,由法院自由決定。原則上裁定為任意之言詞辯論。

(二)本案之言詞辯論與非本案之言詞辯論:

1、本案之言可辯論:

就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之存否為辯論;即為訴有無理由之辯論。

2、非本案之言詞辯論:

僅涉及程序問題,即涉及訴合法與否之辯論。

三、言詞辯論之準備:爭點整理之進行

原告起訴時,應以訴狀表明當事人、訴訟標的、訴之聲明等訴之三要素,提出於法院,法院收受訴狀後,審判長應速定言詞辯論期日,並將訴狀及言詞辯論期日通知書一併送達於被告。而兩造當事人因準備言詞辯論之必要,應以書狀記載其所用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對於他造之聲明並攻擊或防禦方法之陳述,提出於法院,並以繕本或影本直接通知他造。

是以,當事人於法院實際決定言詞辯論期日(開庭)進行言詞辯論前,原告除應先於起訴狀內表明足以特定訴訟標的之原因事實,並應另提出記載其請求所依據之事實、理由之準備言詞辯綸書狀; 被告亦應針對原告於起訴狀及言詞辯論準備狀所為陳述,提出記載答辯事實及理由之答辯狀。使兩造當事人先行提出事實、證據等訴訟資料於法院,使法院得會同兩造當事人行言詞辯論前之準備。

(一)目的:

1、踐行爭點整理:

法院於調查證據前,應將訴訟有關之爭點曉諭當事人,故要求法院應依案情之需要,於行證據調查前先行爭點整理,就何者為爭點在法院與兩造間先形成共識,然後將其所認識之爭點曉諭當事人。而爭點整理者,則指法院先行整理、確定當事人間主張之事實及證據中有爭執及不予爭執部分為何,釐清該事實主張與證據聲明間之關連性、必要性及其法律適用之關係。故言詞辯論前之準備程序,將有助法院及當事人於實際進行言詞辯論期日前,藉事實、證據之事前提出得以順利整理爭點,並為實際行證據調查前為爭點曉諭。

2、 促成審理集中化:

民事訴訟法要求法院於調查證據前,應先將與該訴訟有關之爭點(法律上、事實上及證據上爭點)曉諭當事人,使兩造知悉事件之爭點及證據與待證事實之關連性後,始進行證據調查(即將廣義言詞辯論程序劃分為「爭點整理階段」與「證據調查階段」),係為使法院及當事人得使審理及攻擊防禦不偏離爭點,行有計畫之審理以促使審理集中化。實現集中審理主義,將有利於節省法院及當事人勞費及提升事實認定之正確性,並有助於貫徹適時提出主義、言詞審理主義、直接審理主義及公開主義等原則,促使其各發揮應有之機能。

(二)程序設計:為達踐行爭點整理、促成審理集中化之目的,本法於言詞辯論之準備階段設計有四種爭點整理程序,委由受訴法院針對訴訟事件類型之特性需求、個別案情之不同,分別裁量選用其中之一或併用二種程序於同一事件之審理:

1、準備書狀先行程序

法院得暫不指定言詞辯論期日,先將書狀送達兩造當事人,並使兩造交換書狀至相當程度後,始指定期日。行書狀先行程序後,審判長或受命法官應速定言詞辯論期日或準備程序期日,並得為相當之闡明處分。

2、準備程序:

行合議庭審判之訴訟事件,於言詞辯論期日前,得由受命法官一人於非公開法庭行準備程序,先行闡明訴訟及整理爭點。準備程序中不僅得為文書提出命令等調查證據之準備處置(闡明處分),尙得就保全證據之聲請為許否之判斷、依職權爲保全證據之裁定,及命補正能力、法定代理權、訴訟代理權、訴訟所必要之允許、訴訟要件欠缺及處理其他程序上較細瑣之事項。行獨任審判之訴訟事件,亦有準用之規定。

3、 準備性言詞辯論期日程序:

法院得刻意將同一事件之言詞辯論階段分成「整理爭點之準備期日(第一次言詞辯論期日)階段」與「主要期日(本來的言詞辯論期日)階段」,而以同一法官為該二階段之運作主體,由審判長直接指定第一次言詞辯論期日作為準備期日以整理爭點。合議庭之準備性言詞辯論期日固應於公開法庭行之,而獨任制法官則可以不公開法庭之形式行之。

4、自律性爭點整理程序:

當事人兩造得自行協同於上述各該程序運作之法庭外之處所,不在法官面前,自行爲爭點整理,若有結果時,由當事人自發就該結果向法院提出摘要書狀或於訴訟時陳明。於起訴前亦得為此自律性爭點整理。

參考資料:

喬律師編著,民事訴訟法,12版,2013年,7-4至7-21頁。

相關法條:

民事訴訟法第 209 條

法院調查證據,除別有規定外,於言詞辯論期日行之。

民事訴訟法第 221 條

判決,除別有規定外,應本於當事人之言詞辯論為之。

法官非參與為判決基礎之辯論者,不得參與判決。

民事訴訟法第 244 條

起訴,應以訴狀表明下列各款事項,提出於法院為之:

一 當事人及法定代理人。
二 訴訟標的及其原因事實。
三 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

訴狀內宜記載因定法院管轄及其適用程序所必要之事項。

第二百六十五條所定準備言詞辯論之事項,宜於訴狀內記載之。

第一項第三款之聲明,於請求金錢賠償損害之訴,原告得在第一項第二款之原因事實範圍內,僅表明其全部請求之最低金額,而於第一審言詞辯論終結前補充其聲明。其未補充者,審判長應告以得為補充。

前項情形,依其最低金額適用訴訟程序。

民事訴訟法第第 250 條

法院收受訴狀後,審判長應速定言詞辯論期日。但應依前條之規定逕行駁回,或依第二十八條之規定移送他法院,或須行書狀先行程序者,不在此限。

民事訴訟法第第 251 條

訴狀,應與言詞辯論期日之通知書,一併送達於被告。

前項送達,距言詞辯論之期日,至少應有十日為就審期間。但有急迫情形者,不在此限。

曾行準備程序之事件,前項就審期間至少應有五日。

民事訴訟法第 265 條

當事人因準備言詞辯論之必要,應以書狀記載其所用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對於他造之聲明並攻擊或防禦方法之陳述,提出於法院,並以繕本或影本直接通知他造。

他造就曾否受領前項書狀繕本或影本有爭議時,由提出書狀之當事人釋明之。

民事訴訟法第 266 條

原告準備言詞辯論之書狀,應記載下列各款事項:

一、請求所依據之事實及理由。
二、證明應證事實所用之證據。如有多數證據者,應全部記載之。
三、對他造主張之事實及證據為承認與否之陳述;如有爭執,其理由。

被告之答辯狀,應記載下列各款事項:

一、答辯之事實及理由。
二、前項第二款及第三款之事項。

前二項各款所定事項,應分別具體記載之。

第一項及第二項之書狀,應添具所用書證之影本,提出於法院,並以影本直接通知他造。

民事訴訟法第 267 條

被告於收受訴狀後,如認有答辯必要,應於十日內提出答辯狀於法院,並以繕本或影本直接通知原告;如已指定言詞辯論期日者,至遲應於該期日五日前為之。

應通知他造使為準備之事項,有未記載於訴狀或答辯狀者,當事人應於他造得就該事項進行準備所必要之期間內,提出記載該事項之準備書狀於法院,並以繕本或影本直接通知他造;如已指定言詞辯論期日者,至遲應於該期日五日前為之。

對於前二項書狀所記載事項再為主張或答辯之準備書狀,當事人應於收受前二項書狀後五日內提出於法院,並以繕本或影本直接通知他造;如已指定言詞辯論期日者,至遲應於該期日三日前為之。

民事訴訟法第 268 條

審判長如認言詞辯論之準備尚未充足,得定期間命當事人依第二百六十五條至第二百六十七條之規定,提出記載完全之準備書狀或答辯狀,並得命其就特定事項詳為表明或聲明所用之證據。

民事訴訟法第 268-1 條

依前二條規定行書狀先行程序後,審判長或受命法官應速定言詞辯論期日或準備程序期日。
法院於前項期日,應使當事人整理並協議簡化爭點。

審判長於必要時,得定期間命當事人就整理爭點之結果提出摘要書狀。

前項書狀,應以簡明文字,逐項分段記載,不得概括引用原有書狀或言詞之陳述。

民事訴訟法第 268-2 條

當事人未依第二百六十七條、第二百六十八條及前條第三項之規定提出書狀或聲明證據者,法院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命該當事人以書狀說明其理由。

當事人未依前項規定說明者,法院得準用第二百七十六條之規定,或於判決時依全辯論意旨斟酌之。

民事訴訟法第 269 條

法院因使辯論易於終結,認為必要時,得於言詞辯論前,為下列各款之處置:

一、命當事人或法定代理人本人到場。
二、命當事人提出文書、物件。
三、通知證人或鑑定人及調取或命第三人提出文書、物件。
四、行勘驗、鑑定或囑託機關、團體為調查。
五、使受命法官或受託法官調查證據。

民事訴訟法第 270 條

行合議審判之訴訟事件,法院於必要時以庭員一人為受命法官,使行準備程序。

準備程序,以闡明訴訟關係為止。但另經法院命於準備程序調查證據者,不在此限。

命受命法官調查證據,以下列情形為限:

一、有在證據所在地調查之必要者。
二、依法應在法院以外之場所調查者。
三、於言詞辯論期日調查,有致證據毀損、滅失或礙難使用之虞,或顯有其他困難者。
四、兩造合意由受命法官調查者。

第二百五十一條第一項、第二項之規定,於行準備程序準用之。

民事訴訟法第 270-1 條

受命法官為闡明訴訟關係,得為下列各款事項,並得不用公開法庭之形式行之:

一、命當事人就準備書狀記載之事項為說明。
二、命當事人就事實或文書、物件為陳述。
三、整理並協議簡化爭點。
四、其他必要事項。

受命法官於行前項程序認為適當時,得暫行退席或命當事人暫行退庭,或指定七日以下之期間命當事人就雙方主張之爭點,或其他有利於訴訟終結之事項,為簡化之協議,並共同向法院陳明。但指定期間命當事人為協議者,以二次為限。

當事人就其主張之爭點,經依第一項第三款或前項為協議者,應受其拘束。但經兩造同意變更,或因不可歸責於當事人之事由或依其他情形協議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

民事訴訟法第 271 條

準備程序筆錄應記載下列各款事項:

一、各當事人之聲明及所用之攻擊或防禦方法。
二、對於他造之聲明及攻擊或防禦方法之陳述。
三、前條第一項所列各款事項及整理爭點之結果。

民事訴訟法第 271-1 條

前二條之規定,於行獨任審判之訴訟事件準用之。

民事訴訟法第 276 條

未於準備程序主張之事項,除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外,於準備程序後行言詞辯論時,不得主張之:

一、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事項。
二、該事項不甚延滯訴訟者。
三、因不可歸責於當事人之事由不能於準備程序提出者。
四、依其他情形顯失公平者。

前項第三款事由應釋明之。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