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訴訟法:證據調查階段】

【民事訴訟法:證據調查階段】

一、概說

(一)證據之作用:

1、訴訟即為認事用法之過程:

民事訴訟係國家設立之法院,運用公權力,依法律規定判斷當事人間私權之紛爭;故法院首先應知悉法規之存在及其內容,並對具體事實加以認定,法規與事實確定後,始得判斷其法律上效果。即採用所謂之三段論法:以法規為大前提、具體事實為小前提,並作出是否發生某法律上效力之結論。透過法律所規定之構成要件,並檢視當事人依辯論主義所提出之具體事實,法院以此涵攝之結果,導出法律效果之存否,藉以判斷當事人主張之權利義務存在與否。

2、證據即為法院認定事實之依據:

於此法院認事用法之過程中,當事人就某具體事實之存否有所爭執時,則須以某種方法或標準予以認定,此認定事實之方法即是證據。故「證據」者,為兩造對立之當事人,於相互間所主張之事實有不一致時,使法院判斷何種事實為真實(認定事實)之依據。

(二)證據之相關用語:

證據一詞,在訴訟法上相關用語之意義,可分述如下:

1、 證據方法:

證據方法者,指與待證事實有關,得用以推測事實之存否,並成為法官進行證據調查對象的有形物。其種類有「人的證據方法」(包括證人、鑑定人及當事人本人)、及「物的證據方法」(包括書證、勘驗物)。即指得作為法院證據調查之方法者。

2、證據能力:

證據能力者,指上開有形物得被使用為證據方法之適格。現行法因採自由心證主義,允許法官依自由心證評價證據,故原則上所有之有體物,均被認為有證據能力。惟本法中,亦有就部分事實採取「法定證據主義」予以限制他種證據之證據能力; 學說上亦有就「違法取得之證據」等情形檢討證據能力之有無。

3、證據資料:

證據資料者,指調查證據方法所獲得之客觀資料內容。本法規定五種法定調查證據之方式(人證、鑑定、書證、勘驗、當事人訊問),法院即須依該調查方式調查證據方法,其所呈現之調查內容及結果(如證人之證言、鑑定人之鑑定意見、書證中記載之內容等),即屬證據資料。

4、證據價值:

證據價值者,指該有證據能力之物,以法定之證據方法加以調查後所得之證據資料,在主觀上究竟能夠帶給法官對於判斷事實真偽的影響有多大、能夠證明多少程度的真實性,係屬此證據資料之證據價值,或稱證明力(證據力)。而證據價值到底若干,能證明多少的程度,係屬法官自由心證之範圍。

5、證據原因:

證據原因為法院形成認定事實心證基礎之資料或狀況,即構成認定事實之原因。本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規定,證據原因包括法院調查證據之結果及全辯爚意旨。法官就各個證據資料得到證據價值,互相比較並綜合各種狀況,如當事人之態度、訴訟之經過、直接之印象等,法官均可作為證據原因,以形成心證。證據原因亦為第二百二十二條第四項所謂「得心證之理由」,係使法官對於某事實之存在與否達到確信之根據。

6、證據抗辯:

證據抗辯者,就他造所提出之證據,指出其有如何之瑕疵,不能做為裁判之基礎。如抗辯他造當事人聲明之證人有健忘症,不宜作為證據。

7、證據共通原則:

當事人提出之證據方法,經法院調查後所得之證據資料,究應如何評價,乃法院自由心證主義之範圍,法院有自由裁量之權;故法院於引用證據資料時,得據以為他造當事人或共同訴訟人有利或不利之認定。舉證之當事人不得限制法院,對於某證據僅能引為對自己有利之認定,否則即屬違背自由心證主義。

參考資料:

喬律師著,民事訴訟法(I),十二版,2013年,9-5至9-7頁。

相關法條:

民事訴訟法第 222 條

法院為判決時,應斟酌全辯論意旨及調查證據之結果,依自由心證判斷事實之真偽。但別有規定者,不在此限。

當事人已證明受有損害而不能證明其數額或證明顯有重大困難者,法院應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定其數額。

法院依自由心證判斷事實之真偽,不得違背論理及經驗法則。

得心證之理由,應記明於判決。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