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法:特留分(下)】

【繼承法:特留分(下)】

應除去之債務額

繼承開始時,被繼承人之財產,本係包括積極財產與消極財產,惟特留分乃係就被繼承人所遺留之積極財產中保留一部份爲各繼承人特留分之部分,以確保其生存權,而其計算之方法,自應除
去被繼承人所遺留之消極財產而為計算,因此,民法第一二二四條明文規定,由應繼財產中除去債務額算定之。惟所謂債務額究指何者,實有檢討之必要:

(一)被繼承人生前所負之債務

債務人所有一切財產原為所負債務之總擔保,被繼承人生前既負有債務,則其所遺留之財產自應先清償債務,故若被繼承人所遺債務超過積極財產時,繼承人則無特留分之可言。被繼承人生前所負債務,不問爲私法上之債務或公法上之債務,均包括在內。至於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之債務,不屬於繼承之標的,此種債務因被繼承人之死亡而消滅,因此,不在除去之範圍內。又基於刑罰止於一身之原則,罰金本不屬於繼承之標的,惟依刑事訴訟法規定,罰金得就受刑人之遺產執行,因此,亦應除去之。

(二)繼承費用

關於遺產管理、分割及執行遺囑之費用,由遺產中支付之。有關繼承費用是否屬於應除去之債務,學者見解並不一致,有認爲民法所定所除去之債務,當然係指被繼承人所遺留之消極財產,亦即被繼承人所遺留之債務總額而言,民法第一一五O條所定由遺產中支付之管理、分割遺產及執行遺囑之費用,不在其所稱債務額之內,不應於應繼財產中除去之。對之,有學者認爲,此等繼承費用具有「共同利益費用」之性質,不僅為繼承人個人利益,而且繼承債權人、受遺贈人、遺產酌給請求權人以及其他利害關係人等,亦能享受其利益,故以有關繼承費用為繼承債務,而由應繼財產扣除之,不能謂為不公平之解釋,但在立法政策上,似以瑞士民法第四七四條設有明文規定者爲優。另有採折衷之見解,依日本民法,關於繼承財產之費用,無須以特留分權利人因扣減贈與所得之財產支付之(日民法八八五II), 關於遺囑執行之費用,由繼承財產中負擔之,但不得因而減少特留分(日民法一O二一)。我民法僅規定「除去債務額」,並未限定為被繼承人之債務,亦無上述日民法之特別限制規定,故宜解爲,凡與繼承開始有關而應歸遺產負擔之債務,例如死亡宣告、遺囑開視、埋葬、遺產估價之費用,於算定應繼分,亦應扣除。至於遺產管理及清算費用,乃爲繼承人或債權人之利益,應不計算在內。按繼承費用,雖非被繼承人生前所負之債務,惟民法規定由遺產中支付,因此解釋上,應在除去債務額之範圍內。若解爲繼承費用不必除去,則繼承人之特留分額固然較多,但對繼承人而言意義不大,例如:甲有子女A 、B 二人,甲對乙負債二十萬元,立遺囑遺贈丙二十萬元,甲之繼承費用五十萬元,甲死亡時,留有現金一百萬元,若認為繼承費用不必除去,則甲之應繼財產爲一百萬元,除去二十萬之債務額後,特留分之基準額爲八十萬元, A與B之特留分額各爲二十萬元,若以遺產之一百萬元,清償二十萬之債務,支付五十萬之繼承費用後,僅剩餘三十萬元, A與B實際所得各十五萬元,較其特留分額為少,此種結果並不妥當。反之,若認為繼承費用亦應作為債務額加以除去,則應繼財產一百萬元除去債務額二十萬元與繼承費用五十萬元,特留分基本額為三十萬元, A與B之特留分各為七萬五千元,若甲遺贈丙二十萬元,則會侵害A 、B之特留分,因此,應予以扣減,其結果A 、B各得七萬五千元,丙之受遺贈額為十五萬元。

(三)遺贈債務或死因贈與債務不在除去債務額之範圍內

蓋特留分規定之限制,原在限制被繼承人遺贈之自由,今若將遺贈債務算入債務額之結果,而使繼承人事實上有時無法主張特留分之權利,豈非與法律特設特留分規定之精神,大相違背,因此不應將其算入債務額。例如被繼承人有積極財產一百萬元,於其生前負有債務五十萬元,又以五十萬元遺贈於人,於此情形,若將遺贈債務額亦納入除去債務額之範圍內,則計算之結果,被繼承人將無財產之剩餘,其法定繼承人自無從為特留分權利之主張,此時,受遺贈人得安然享受遺贈之利益,而繼承人毫無所得,實屬不公平。

(四)遺產酌給所生之債務

多數學者認爲,遺產酌給所生之債務不在扣除之列,對之,有學者認爲,遺產酌給請求權人與被繼承人關係特殊,因此,應將遺產酌給請求權解爲等於「有優先權之債權」,無論限定繼承或無人承認繼承時,受酌給權人均宜有優先權之債權人地位,受此債權之清償,故酌給遺產所生之債務,亦應從應繼財產中扣除後,始能計算特留分。又採此說之學者,其後關於遺產酌給請求權之性質,已變更見解,認爲應於清償債務後始能酌給遺產,可知,酌給遺產請求權比一般普通債權更為薄弱,其又認爲,酌給財產及遺贈,侵害繼承人之特留分者,則應先扣減遺贈後,仍有不足,始能扣減受酌給遺產,因此,若繼承人不能取得特留分時,受酌給人亦不能取得受酌給遺產。將酌給遺產債務與遺贈債務並列,或可推知,其已變更見解,認爲酌給遺產所生之債務與遺贈債務,均不在除去債務額之範圍內。按酌給遺產請求權並不具有優先權債權之性質,依多數學者認爲,須先清償被繼承人生前所負之債務後,尙有剩餘,才能酌給遺產。亦即,酌給遺產含有死後扶養之思想,須以遺產尙有積極財產爲前提,且酌給遺產之數額不得超過任何繼承人實際所得之數額,若將酌給遺產所生之債務除去,以之計算特留分,則酌給遺產之數額,可能會超過繼承人之特留分,實有不妥。

茲舉一例說明之:例如甲有子女A 、B 二人,甲對乙負債二十萬元,立遺囑遺贈丙二十萬元,丁受酌給遺產十萬元,甲之繼承費用四十萬元,甲死亡時留有財產一百萬元,若將酌給遺產所生之債務亦列爲債務額予以除去,則甲之遺產一百萬元除去債務額二十萬元,繼承費用四十萬元,酌給遺產債務十萬元,剩餘三十萬元, A與B 之特留分各為七萬五千元,如此酌給遺產之數額超過A 、B 之特留分,若酌給遺產所生之債務不予除去,則甲之遺產扣除債務二十萬元,繼承費用四十萬元後,尙剩餘四十萬元,以之爲計算特留分之基本額, A 、B 之特留分各爲十萬元,丙雖受遺贈二十萬元,惟其侵害A與B 之特留分,經扣減後,僅能受遺贈十萬元,丁受酌給十萬元,並未超過A 、B 實際所得之數額。由此可知,多數說認爲,酌給遺產所生之債務與遺贈債務、死因贈與債務,均不在除去債務額之範圍內,應屬正確。

侵害特留分之法律行為之效力

我國關於特留分之保護,於遺囑之通則中規定,遺囑人於不違反關於特留分之規定之範圍,得以遺囑自由處分遺產。解釋上以遺囑為之的遺贈及指定應繼分,均不得違反關於特留分之規定,依此規定之反面解釋,遺囑人與處分遺產時,不得超越關於特留分規定之範圍,如此,本條規定似乎帶有強行法規之性質。惟違反此規定時,其效力如何,學者間見解並不一致,有學者採一部無效說,認為違反特留分之規定之遺囑,該遺囑即全部無效,抑僅違反之部分無效,按特留分爲保護特留分權利人而設,只須回復其權利,即與特留分之規定已不違反,故應解爲僅違反之部分無效,該遺囑並非全部無效。另有認爲,我國民法第一二二五條之規定,既專以遺贈為對象,則被繼承人侵害特留分權利之遺贈,似不如逕解為當然無效,或適合強行之精神,特留分權利人,亦即遺贈義務人,僅可於交付遺贈物時,對於侵害特留分之範圍,主張遺贈之無效,拒絕交付之請求 。另有認爲,我國民法採當然繼承主義,故繼承一經開始,特留分權利人即可取得物權之權利,與繼承人之於繼承權同,因而,被繼承人生前所為特種贈與或於其他死後所為遺贈,應繼分之指定及分割方法之指定,均於侵害特留分範圍內,應爲無效。對之,有學者採有效說,認爲遺贈違反關於特留分之規定,是否當然無效,則屬疑問,於此問題,就我民法第一二二五條解釋,不過繼承人有請求扣減之權,自非當然無效,此即民法第七十一條但書所謂,但其規定並不以之為無效之一例。亦有認為,我國民法規定,特留分權人因被繼承人所為之遺贈,至其應得之數不足者,得按其應得之數扣減之,但不認侵害特留分之數為無效。另有學者認爲,侵害特留分之行為,自特留分為繼承人所應受之最小限度之法定應繼分,即民法第一一八七條之規定以觀,似亦可將之解為無效,然在我民法侵害特留分之行為並非無效,僅侵害特留分之遺贈或可與遺贈同視之死後處分,成為扣減之對象而已,因此縱使被繼承人將其遺產全部遺贈於他人,顯然侵害繼承人之特留分, 其遺贈仍為有效。我國最高法院判例亦採有效說。惟從民法第一一八七條之規定形式觀之,宜將之解為強行規定,爲貫徹特留分爲最低限度之法定應繼分之本質,爲保護特留分權利人之利益,解釋上宜解爲效力規定,違反該規定而侵害特留分時,該侵害之部分無效。

參考資料:

林秀雄著,繼承法講義,初版1刷,2005年,315至325頁。

相關法條:

民法第 71 條

法律行為,違反強制或禁止之規定者,無效。但其規定並不以之為無效者,不在此限。

民法第 1149 條

被繼承人生前繼續扶養之人,應由親屬會議依其所受扶養之程度及其他關係,酌給遺產。

民法第 1150 條

關於遺產管理、分割及執行遺囑之費用,由遺產中支付之。但因繼承人之過失而支付者,不在此限。

民法第 1187 條

遺囑人於不違反關於特留分規定之範圍內,得以遺囑自由處分遺產。

民法第 1224 條

特留分,由依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條算定之應繼財產中,除去債務額算定之。

民法第 1225 條

應得特留分之人,如因被繼承人所為之遺贈,致其應得之數不足者,得按其不足之數由遺贈財產扣減之。受遺贈人有數人時,應按其所得遺贈價額比例扣減。


刑事訴訟法第 470 條

罰金、罰鍰、沒收及沒入之裁判,應依檢察官之命令執行之。但罰金、罰鍰於裁判宣示後,如經受裁判人同意而檢察官不在場者,得由法官當庭指揮執行。

前項命令與民事執行名義有同一之效力。

罰金及沒收,得就受刑人之遺產執行。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