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法:遺產分割之方法(上)】

【繼承法:遺產分割之方法(上)】

遺產分割之方法有三:即遺囑指定分割、協議分割及裁判分割等三種,於無遺囑指定分割或分割之指定無效或委託指定分割而受託人未予指定時,共同繼承人得協議分割,不能協議時,得請求法院爲裁判分割。遺產為共同繼承人之公同共有,但遺產之內容,不僅限於動產、不動產,尙包括債權及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等無體財產權,甚至尙有債務之存在;共有物之分割,無關共有人之共同債務,但遺產之協議分割時,往往積極財產與消極財產一併處理,因此,於分割之方法上,是否得與共有物之分割作相同之處理,不無疑問。惟關於遺產分割之方法,民法繼承編並無任何規定,因此,除特殊情形,不能與共有物之分割作相同之處理外,仍有必要類推適用關於共有物分割之規定。茲就遺產分割之方法,分述如下:

第一項遺囑指定分割

共同繼承人就遺產分割未能達成協議時,雖可請求法院為裁判分割,但對簿公堂總傷和氣,若能由被繼承人依各繼承人之實際需要,指定遺產分割之方法,或可避免共同繼承人間不必要之紛爭。至於被繼承人不親自指定,而委託其所信賴之第三人代為指定,亦可達上述之目的。基於尊重被繼承人之意思,自無不許之理。因此,民法規定,被繼承人之遺囑定有分割遺產之方法或託他人代定者,從其所定。

一、被繼承人爲分割方法之指定

被繼承人指定遺產分割之方法,須以遺囑為之,因此遺囑不符合法定方式或依生前行爲指定者,所為之指定無效。所指定之分割方法爲原物分割、換價分割、原物分割兼金錢補償、代償分割甚或部分遺產原物分割部分遺產換價分割等,均無不可,完全委由被繼承人之意思。

分割方法之指定,並不限於遺產之全部,僅就遺產之一部為指定,亦可。又不限於對全部繼承人為指定,僅就部分繼承人為指定者,亦可。未被指定之遺產,仍依共同繼承人之協議,或請求法院裁判分割之。

共同繼承人間之公平,固為遺產分割之重要理念之一,但為尊重被繼承人之意思,所爲分割方法之指定之結果,縱使變更法定應繼分,亦無不可,此時,此種變更法定應繼分之遺產分割方法之指定,亦兼含有應繼分指定之意義。惟須注意者,被繼承人之指定分割,須不違反關於特留分之規定。

二、委託他人爲分割方法之指定

被繼承人不為自行指定遺產分割之方法,而委託其所信任之人代為指定,亦無不可。我國民法為尊重被繼承人之意思而規定「被繼承人之遺囑……託他人代定者,從其所定」。民法所定之「他
人」,依文義解釋,應指被繼承人以外之人,為是否包括共同繼承人中之一人,尙有爭執。關於此問題,有認爲繼承人或受遺贈人均包括在內。多數學者於此並未表示意見,惟得否委託繼承人中之一人代為指定應繼分,則有採否定說。按就形式論言之,民法稱「他人」而不稱「第三人」可知,並無排除繼承人之意義。再就實質論言之,本條係為尊重被繼承人之意思而規定,若被繼承人委託其所信賴之繼承人(例如父委託母)代爲指定,而將該委託指定解爲無效時,反而有違被繼承人之意思。況且被繼承人僅委託代為指定遺產分割之方法,並未委託代為指定應繼分,則應按應繼分之比例指定之,而使各繼承人取得相當於應繼分之遺產,因此,似採肯定說為當。至於受託人所指定遺產分割之方法顯失公平者,受害之繼承人得請求重行分割。

受委託指定之人,其有接受委託與否之自由,亦即,其並無義務一定要接受委託,若其拒絕受託,則該指定委託失其效力。但其是否接受委託並不明確時,爲避免遺產長期不分割,類推民法第一七O 條第二項之規定,繼承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受託人確答是否接受,如逾期未確答者,視為拒絕。

第二項協議分割

一、協議分割契約之性質

協議分割為共同繼承人間之契約,自須由全體繼承人參與,將部分繼承人排除之協議分割,其協議無效。共同繼承人就遺產分割達成協議後,除非各繼承人皆同意重行分割外,不許任何共有人再行主張分割(五四台上二六六四號)。

遺產分割之協議為不要式行爲, 與共有物分割之協議同屬債權行爲,協議分割後,並未取得分割之單獨所有權,僅取得履行協議之請求權。若遺產含有不動產,得請求成立移轉物權之書面,並辦理所有權移轉之登記。最高法院判例曾認爲,依民法第一一六七條之規定,遺產之分割溯及繼承開始時發生效力,是各繼承人就分得之部分,溯及繼承開始時,直接繼承被繼承人之地位,而為單獨權利人,並非因分割而互相移轉,故所分割者雖爲不動產,仍無民法第七六0 條之適用(三二上三八九)。惟如前所述,遺產分割之協議僅為債權行為,且民法第一一六七條規定已被刪除,現行民法關於遺產分割之效力,係採移轉主義,並無溯及效力,因此,上述實務見解,於現行法制下,已無存在之餘地。

二丶協議分割之當事人

協議分割之當事人為共同繼承人,繼承人中有無行為能力人時,應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為協議,若有限制行爲能力人時,其協議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又胎兒以將來非死產者為限,關於其利益
之保護,視爲既已出生,其有繼承權自不待言,而胎兒關於遺產之分割,以其母為法定代理人,惟法定代理人亦爲共同繼承人之場合,分割遺產時,將產生法定代理人與無行爲能力人或胎兒間之利益衝突,若仍為代理協議,則會陷於自己代理之法律關係,而使分割遺產處於效力未定之狀態。爲此,有主張應請求法院選任特別代理人,以代理協議分割,藉以保護子女之利益。惟我國民法無如日本民法設有利益相反時選任特別代理人之規定(日民法八二六),縱然請求法院選任,法院恐難受理。此時,似可參考最高法院判例之意旨,於上述遺產分割之情形,法定代理人與本人(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爲能力人)同爲繼承人時,其已無法善盡其職責,顯屬不能爲權利之行使,依民法第一O九一條之規定,就此情形應設置監護人,再依民法第一O九四條之規定,以定其法定代理人。

三、協議分割之方法

遺產分割之方法,通常可參考民法第八二四條第二項所定之方法,以原物分割或換價分割均可,惟共有物之分割時,無須考量共有人之債務,但遺產中有時會有債務,於分割時亦得就債務之負擔一併處理。例如,遺產中之數個財產價值不一,由其中之一繼承人分得價值較高之部分財產,同時將債務劃歸由其承擔,此種分割方法亦無不可。惟須注意者,該債務承擔僅止於共同繼承人內部之協議,對外關係上,若未得債權人之同意,仍應負連帶責任。另外,有所謂代償分割,即共同繼承人將遺產原物全部分配於其中一人或數人,而對於其他未分得遺產之繼承人,以金錢補償之。此種分割方法,只要得到全體繼承人之同意,則無不可。遺產分割原則上應確保共同繼承人間之公平,惟共同繼承人之協議而為分割之結果,雖未能求得完全公平之分配,而此協議既基於全體繼承人之自由意思而為,則實無否定其分割效力之必要。要之「自由之意思」亦屬遺產分割之理念之一,而於協議分割時,其更重於「共同繼承人平等」之理念。

參考資料:

林秀雄著,繼承法講義,初版1刷,2005年,111至119頁。

相關法條:

民法第 7 條

胎兒以將來非死產者為限,關於其個人利益之保護,視為既已出生。

民法第 106 條

代理人非經本人之許諾,不得為本人與自己之法律行為,亦不得既為第三人之代理人,而為本人與第三人之法律行為。但其法律行為,係專履行債務者,不在此限。

民法第 1165 條

被繼承人之遺囑,定有分割遺產之方法,或託他人代定者,從其所定。

遺囑禁止遺產之分割者,其禁止之效力以十年為限。

民法第 1166 條

胎兒為繼承人時,非保留其應繼分,他繼承人不得分割遺產。

胎兒關於遺產之分割,以其母為代理人。

民法第 1171 條

遺產分割後,其未清償之被繼承人之債務,移歸一定之人承受,或劃歸各繼承人分擔,如經債權人同意者,各繼承人免除連帶責任。

繼承人之連帶責任,自遺產分割時起,如債權清償期在遺產分割後者,自清償期屆滿時起,經過五年而免除。

民法第 1187 條

遺囑人於不違反關於特留分規定之範圍內,得以遺囑自由處分遺產。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