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門夾斷手 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分析:104年度訴字第1027

一、判決案號

士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4年度訴字第1027號

二、事實概要

原告主張:

丙原任職訴外人A公司擔任外務工作,於民國102 年搭乘訴外人蕭OO駕駛之貨車,共同將A公司受B公司委託運送之進口包裹送至B公司位臺北市之辦公室。B公司本應注意就管制上址辦公室人、車出入之柵門設置相關安全裝置,而疏未注意設置之;又戊為B公司之負責人、甲為管領B公司辦公室者,與系爭辦公室負責監管系爭柵門之人員,本應注意遇有送貨人、車進出系爭柵門時,妥善管理柵門之開閉,以維護送貨人員之安全,竟疏未注意,任由丙於送貨完畢後,逕行自外面以右手伸入系爭柵門縫隙碰觸開關按鈕關閉柵門時,遭啟動之柵門夾斷右上肢。丙因被告過失不法侵害身體權,共計受有下列損害503 萬7,590 元:(一)支出醫療費用14萬1,182 元(二)支出醫療器材費用2 萬3,000 元(三)支出看護費用6,600 元(四)勞動能力減損186 萬6,808 元【經鑑定勞動能力減損比例為60%,而丙為50年生,自本件事故起至65歲退休尚有12年7月期間,以每年19萬80元薪資,依霍夫曼係數扣除一次給付之中間利息為計算】(五)身心受相當痛苦之精神慰撫金300 萬元。又丁、乙分別為丙之母、子,被告過失不法侵害丙身體權行為,使丙右上臂遭截肢,嚴重侵害其等基於至親、倫理及生活相互扶助之身分法益,使其等受有強烈精神上痛苦,應各填補以100 萬元精神慰撫金。惟丙就本件傷害亦有30%比例之疏失,為此,原告爰依侵權行為法律關係,請求被告連帶負70%比例賠償責任。

被告抗辯

B公司為法人,非得為侵權行為人。又丙前對戊提出刑事過失傷害告訴,業經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後為不起訴處分,並經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駁回再議確定,皆認定「被告(即戊)在停車場大門處 ,既已設置監視器、紅外線控制器及安全開關等安全設施維護進出人、車之安全,且依現有事證,亦難認被告對於本件事故之發生有預見可能性,尚難僅因被告為B公司負責人,即遽令其負擔過失傷害罪責」。本件事故乃蕭OO為圖一時方便,於送貨時,未循慣例以門鈴通知B公司辦公室人員以遙控器開啟柵門,而自行碰觸開關開啟柵門,送貨完畢時,亦未循慣例以門鈴通知B公司人員關閉柵門,逕自指示同行之丙關閉柵門,丙因依蕭OO指示而自門外將右手伸入柵門縫隙內碰觸開關按鈕關閉柵門,始會躲避不及且使紅外線感應裝置無法發生作用,遭柵門夾斷右上肢,是丙關閉系爭柵門非遵照B公司人員指示,且其操作方式亦超出一般人所能預料,非B公司人員所得防範,B公司人員就本件事故自無過失,毋庸負賠償責任。再就丙因本件事故支出醫療費用14萬1,182 元、醫療器材費用2萬3,000 元、看護費6,600 元,及減少勞動能力比例60%等固不爭執,然丙於本件事故後仍在A公司任職,並領有薪資,並無工作損失,是應自其於105 年11月7 日遭資遣時起算及按當時月薪2 萬2,000 元計算其所受勞動能力減少之損失。復丙所請精神慰撫金額顯然過高。而丙應承擔其就本件意外之過失比例責任,基於損益相抵原則,減輕或免除被告賠償金額。又丙因本件事故受領保險公司給付之保險金,應自被告賠償金額中為扣除。末丁、乙雖為丙之母、子,然依據最高法院判例意旨,就丙所受身體、健康等人格權之損害,不得請求精神慰撫金等語,資為抗辯。

三、法院認定

經查,系爭柵門為B公司辦公室管制人、車進入B公司辦公室之設備,被告自承平日即為B公司辦公室人員所監管 。又被告復自承遇有送貨人員前來B公司辦公室時,係由辦公室內會計部門人員為監看並操控柵門之開啟與關閉,是B公司會計部份員工就送貨人員前來時,自負有妥適管理系爭柵門開啟及關閉,以維護送貨人員之人、車安全之義務。本件丙係偕同蕭OO送貨至B公司辦公處,B公司辦公室會計人員於系爭柵門開啟,蕭OO、丙人車入內,進入辦公室交付貨物後,竟疏未注意任由蕭OO、丙離去時,由丙自行自行碰觸開關關閉柵門,蕭OO、丙送貨離開過約半小時、1 小時,B公司辦公室人員才知道事故發生,因而致丙受有傷害,自有過失不法侵害丙之身體權。B司員工既過失不法侵害丙之身體,B公司自應與之連帶負賠償責任。

原告主張戊、甲於本件事故發生為有過失,應連帶負賠償責任云云,因戊僅為B公司負責人,未實際在B公司辦公室內上班,甲雖在B公司上班,然為業務部門,尚難認其等就丙發生本件事故時就系爭柵門有疏於管領之情,難令其等共同負連帶賠償責任。

就原告請求賠償金額分別審酌如下:

(一)丙請求醫療費用14萬1,182 元、醫療器材費用2 萬3,000 元及看護費用6,600 元部份:

丙主張因本件事故支出醫療費用14萬1,182 元、醫療器材費用2 萬3,000 元及看護費用6,600 元,為被告所不爭執,且有繳費證明、收據、發票、臨時性照顧服務費領款單等,則丙○○據以請求B公司就其上開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花費負賠償責任,應予准許。

(二)丙請求減少勞動能力損失186萬6,808元部份:

1.丙主張因本件事故受傷致受有勞動能力減損之損害,經本院送請醫院鑑定結果,其勞動能力減損比例為60%,此有該院函所附回復意見表,兩造對此丙勞動能力減損比例為60%乙事實,亦無爭執。

2.按被害人因身體健康被侵害,而減少勞動能力所受之損害,其金額應就被害人受侵害前之身體健康狀態、教育程度、專門技能、社會經驗等方面酌定之,不能以一時一地之工作收入未減少即認無損害發生。是因勞動能力減少所生之損害,不以實際已發生者為限,即將來之收益,因勞動能力減少之結果而不能獲致者,被害人亦得請求賠償。丙自本件事故發生後其勞動能力即減損60%而受有損害,揆之上開說明,被告辯稱丙於105 年11月7 日前因仍受有薪資,於該期間並無損害云云,尚難採信。又丙於本件事故發生前之勞保投保月薪為2 萬6,400 元,此有投保查詢資料可稽,而核其於事故前半年任職於A公司擔任外務工作時,平均月薪所得超越上開投保月薪,此有丙之存摺可按,是衡其能力、身體狀態等,認原告主張丙減少勞動能力之損害,以月薪2萬6,400 元為計算,為屬適當。再丙為50年出生,自102 年本件事故發生時算至丙於115 年屆勞動基準法強制退休年齡65歲,計有12年7月又9日,又丙於本件言詞辯論終結前已有屆期之減少勞動能力損失,是原告主張以12年7 月為其減少勞動能力損失之期間,並自事故發生時起即扣除中間利息為請求,並無不可。

(三)丙、丁、乙分別請求精神慰撫金300 萬元、100 萬元、100 萬元部份:

1.丙因B公司員工過失侵權行為,導致右上臂截肢,自屬受侵害情節重大,而得請求精神慰撫金;又丁為丙之寡母、乙為丙之未成年子女,面對共同生活且為家中經濟支柱之兒子、父親肢體上殘缺之情,堪認丁、乙與丙間之身分法益受侵害而情節重大,原告依民法第195 條第3 項規定,請求B公司賠償精神慰撫金,自屬有據。

2.按慰藉金之賠償須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固與財產上損害之計算不同,然非不可斟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以人格權遭遇侵害,受有精神上之痛苦,而請求慰藉金之賠償,其核給之標準,須斟酌雙方之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數額。本院審酌丙正值壯年之際,遭逢本件事故,受有前開傷害,歷經手術、清創等治療,並因而將右上臂截除,造成身體上殘缺,減少勞動能力60%比例,足認其身、心均遭受重大痛苦,丁、乙面對共同生活之獨子、父親丙上開不幸重大變故,亦受有精神上相當程度之痛苦,而丙原任外務工作,領有月薪約2 至3 萬元不等,名下並無何產,丁年過70歲,於102 、103 年度之所得均約10幾萬元,名下無何財產,乙為未成年人,於102 年度所得近20萬元、於103 年度所得近30萬元,名下有投資之財產總額約百萬元,B公司為資本額1,000 萬元之公司,於102 、103 年度所得數萬元,名下有4部汽車及本件事故發生經過等一切情狀,認丙、丁、乙請求精神慰撫金之金額分別以90萬元、30萬元、30萬元為適當。

(四)、綜上,丙、丁、乙因系爭事故得請求B公司賠償之金額各為288 萬9,590 元、30萬元、30萬元。

按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為民法第217 條所明定,此與有過失,亦需以被害人之行為與加害人之行為,為損害之共同原因,且被害人於其行為有過失,為成立之要件。經查,本件事故之發生,B公司人員固有管理柵門開、閉之疏失,業如前述,然查B公司於系爭柵門旁另立有一小門管制員進出辦公室,為兩造所不爭,是丙於送貨至B公司辦公室完畢,其貨車已駛出系爭柵門外,未思以通知辦公室人員遙控開關或以進出小門、系爭柵門碰觸開關按鈕等較為安全、風險性低之方式關閉系爭柵門,竟逕擇以自外將手伸入系爭柵門縫隙碰觸設於門內之開關之高度危險性關閉柵門方式,致其右手遭啟動之柵門夾傷並截肢,而生本件事故,丙上開行為自亦為本件損害發生之共同原因,就本件事故之發生與有過失。本院審酌上開各情,認B公司人員就系爭事故應負擔30%之過失責任,餘70%即應由丙負其與有過失責任。因而,丙、丁、乙所得請求之損害賠償額應扣除丙與有過失應負擔之部分即70%後,其等得請求之金額應分別為86萬6,877 元、9 萬元、9 萬元。

雖丙受領自保險公司保險金,應基於損益相抵原則,自損害賠償金額中予以扣除,然丙受領上開保險金,乃因A公司為其投保團體保險給付保險金,而本於該保險契約所受之給付,係為另一法律關係而生,此有保險公司附團體保險要保書及團體保險被保險人名冊可稽,並不影響原告基於侵權行為得為損害賠償之請求,被告上開所辯,委無可採。

從而,原告依據侵權行為法律關係提起本訴,於請求B公司賠償丙、丁、乙各86萬6877元、9 萬元、9 萬元,及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 %計算之利息範圍內,於法並無不合,應予准許。至逾上開範圍之請求,則屬無據,應予駁回。

四、相關法條

民法第184條第1項

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故意以背於善良風俗之方法,加損害於他人者亦同。

民法第188條第1項前段

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第193條第1項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 項

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

前二項規定,於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而情節重大者,準用之。

民法第217條第1項

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