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不足或疏漏之處,不得以類推、擴張等解釋法律之法理,作不利於當事人之認定】

【立法不足或疏漏之處,不得以類推、擴張等解釋法律之法理,作不利於當事人之認定】

一、案例事實(摘自新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105年度簡字第163號)

原告因犯刑法第224條強制猥褻罪,經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緩起訴處分(應接受該署安排之法治教育6 小時)確定,被告爰依(裁處時)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0條第1項規定,發函通知至協會研討室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之行政處分(下稱原處分)。原告不服於105 年5月2日提起訴願,亦經衛生福利部訴願決定駁回。原告因而提起本件行政訴訟撤銷之訴。

二、勝訴關鍵

(1)本件是否應適用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之裁定時(新)法或行為時(舊)法?

依行政罰法第5條規定:「行為後法律或自治條例有變更者,適用行政機關最初裁處時之法律或自治條例。但裁處前之法律或自治條例有利於受處罰者,適用最有利於受處罰者之規定。」

(2)若應適用新法時,則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0條第1項得命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之處遇時,是否包含緩起訴處分在內?

就104年修正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時,並未就同法第20條第1 項所列舉1至6款另外針對「經緩起訴處分確定者」為特別規定,本院基於處罰法定原則(見行政罰法第4 條)僅得依同法第20條第1項法律明文規定,審究原處分是否有違反此條文規定,而就立法不足或疏漏之處,仍不得以類推、擴張等解釋法律之法理,作不利於原告之認定。再者基於處罰法定原則,被告為原處分,自應具有法律明文規定始得為之,而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第3 項、第20條第1項規定觀之,被告並未確實舉證證明原告有何合於同法第20條第1項第1至6款規定之情事,逕為直接適用同法第20條第1項規定之法律效果,自乏依據,要難憑採。既然本件不合於同法第20條第1項第1至6 款所規定之要件,從而,被告依同法條規定,經評估認有施以治療、輔導之必要,而命原告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於法自有違誤。

三、相關法條

行政罰法第4條 

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或自治條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

行政罰法第5條

行為後法律或自治條例有變更者,適用行政機關最初裁處時之法律或自治條例。但裁處前之法律或自治條例有利於受處罰者,適用最有利於受處罰者之規定。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

本法所稱性侵害犯罪,係指觸犯刑法第221條至第227條、第228條、第229條、第332條第2項第2款、第334條第2 項第2款、第348條第2項第1款及其特別法之罪。

本法所稱加害人,係指觸犯前項各罪經判決有罪確定之人。

犯第一項各罪經緩起訴處分確定者及犯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判決有罪確定者,除第9 條、第22條、第22條之1 及第23條規定外,適用本法關於加害人之規定。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0條第1項

加害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經評估認有施以治療、輔導之必要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命其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

一、有期徒刑或保安處分執行完畢。但有期徒刑經易服社會勞動者,於准易服社會勞動時起執行之。

二、假釋。

三、緩刑。

四、免刑。

五、赦免。

六、經法院、軍事法院依第22條之1第3項裁定停止強制治療。

104 年12月23日修正前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0條第1項

性侵害犯罪加害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經評估認有施以治療輔導之必要者,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命其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

一、有期徒刑或保安處分執行完畢。但有期徒刑經易服社會勞動者,於准易服社會勞動時起執行之。

二、假釋。

三、緩刑。

四、免刑。

五、赦免。

六、緩起訴處分。

七、經法院、軍事法院依第22條之1第3項裁定停止強制治療。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