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報遺產稅 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罰

【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分析:101年度簡字第42

一、判決案號

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1年度簡字第42號

二、事實概要

被繼承人甲於99年日死亡,其全體繼承人即原告於100年辦理遺產稅申報,列報遺產總額4X,XXX,XXX元,被告於100年4月8日派案審查。嗣原告於100年4月14日補申報坐落臺北市○○區等4筆土地計1X,XXX,XXX 元及A公司股票投資1筆2X,XXX元,合計1X,XXX,XXX 元。案經被告審核,以原告上揭補申報項目係於調查基準日後始補申報,不符免罰規定,併同查獲尚漏報存款應計利息2 筆計1,XXX元,核定遺產總額5X,XXX,XXX 元,遺產淨額3X,XXX,XXX元,應納稅額3,XXX,XXX元,並裁處罰鍰5XXX,XXX元。原告不服,申請復查,由被告以101年1月30日財北國稅法二字第0000000000號復查決定書駁回。原告提起訴願,亦為財政部以101年4月19日台財訴字第 00000000000號訴願決定書駁回,遂提起本件行政訴訟。

原告主張:

原告為辦理繼承甲產稅申報事宜,於100年3月29日向被告申調甲之財產及所得歸戶明細。因法定申報期間將屆,原告遂於取得被告提供之甲財產明細前,於 4月1日先行辦理申報。嗣被告於100年4月8 日以財北國稅服字第0000000000號函送甲之財產明細,於100年4月12日送達,原告始知悉漏未申報道路使用地,遂立即電洽被告承辦人乙,表示要辦理補報,該承辦人於電話中表示:本件遺產稅尚未進行查核,盡快辦理補申報等語,

原告隨即於13日送交相關文件與乙,惟乙表示應以正式之申請書格式,以電腦繕打方式補報,原告乃於14日完成補報,豈料被告竟予以裁罰。

被告抗辯

原告於100年4月1 日辦理甲遺產稅申報,嗣於法定申報期限100年4月6日、被告100年4月8日派案審查後之100年4月14日始補報甲所遺百齡段5小段地號土地及A公司股票。因原告係於調查基準日後始補報,自無稅捐稽徵法第48條之1第1項免罰規定之適用。原告漏報遺產之違章事證明確,被告乃依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5條及財政部98年3月5日台財稅字第00000000000號令修正之稅務違章案件裁罰金額或倍數參考表(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5條部分)規定,裁處罰鍰。嗣訴訟進行中,發現原告所漏報之百齡段5小段地號土地,業經核屬公共設施保留地,並核准自遺產總額扣除,是無相對應之漏稅額,原處分關於罰鍰部分誤將該筆土地列入漏報應罰之項目,致應處罰鍰之數額有誤,裁處之罰鍰應更改為3XX,XXX元 。

原告既為遺產及贈與稅法之納稅義務人,有據實申報遺產之義務,自有確實查明遺產內容據以申報之注意義務。原告雖主張:因申報期限將屆,仍未接獲被告查調之被繼承人財產及所得資料,遂先就已知悉之資料先行申報,嗣後發現有漏報乃予以補報,無故意、過失,惟原告於100年4月13日補報時檢附之說明書係記載:百齡段5小段地號土地供公眾通行達30多年之久等語,可見原告於調閱被繼承人財產及所得資料前,已知悉被繼承人遺有該等土地,與是否接獲被告提供之財產歸戶清單及所得資料無涉。又原告於申報期限屆滿前1 週始以書面向被告申請楊老朝之所得明細,又未申請延展申報,致有漏報情形,難謂無過失。另原告所稱:曾於100年4月12日電洽被告承辦人乙,乙告以尚未進行查核,因承辦人乙已不復記憶,原告此部分主張,亦無可採。被告依法裁罰,並無違誤。

三、法院認定

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予處罰,行政罰法第7條第1項定有明文。其中所謂「過失」,係指對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構成要件事實之發生,雖非故意,但按其情節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者(無認識之過失),或雖預見其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有認識之過失)而言。

查原告於100年4月1日申報遺產時,被告即已列印被繼承人之遺產稅課稅資料參考清單、遺產稅信託課稅資料參考清單、遺產稅核定資料及贈與稅核定資料附卷,其中遺產稅課稅資料參考清單上即已顯示原告漏報之百齡段5小段地號土地4筆及A公司股票投資1筆。嗣被告於100年4月8日將原告申報之遺產稅案件派分給審查人員乙審核,乙於同月12日簽收後,即取得前開列有漏報項目之遺產稅課稅資料參考清單,衡情已可掌握原告有漏報情事,又其隨即於13日取得原告漏報之百齡段5小段地號土地之臺北市地價謄本,亦可認其已就漏報之土地採取調查作為,並自所得之證據資料中,可認定違章事實之存在。是即便採最有利於原告之認定,以100年4月13日為調查基準日,原告於調查基準日後之100年4月14日始自動向被告補報所漏項目,業與稅捐稽徵法第48 條之1第1 項規定之構成要件不合,是無該條項免罰規定之適用。

查被繼承人甲所遺之遺產共24 筆,有遺產稅核定通知書在卷可考。由於原告所漏報之土地及股票(共5 筆)均可自被繼承人之財產歸戶資料清單中查知,無爭議可言,且原告已申報其他多筆不動產及存款,並於100年4月14日主動補報所漏項目,衡情應無故意漏報之違章犯意。被告雖主張:原告100年4月14日補報時檢附之說明書記載:「….上述土地實為供公眾使用之既成道路長達30多年之久….」可見原告於調閱被繼承人財產資料前即已知悉被繼承人遺有該等土地,然原告上開說明書所載內容僅係就該等土地應否計入遺產總額為主張 ,尚難遽認原告自始即知悉該等土地存在,而故意漏報。況原告在不知被告調查進度之情況下,主動補報,倘係故漏報,又何須事後補報,是被告此一推論尚無可採。

查原告所漏報之百齡段5小段地號土地係道路用地,為公共設施保留地,有都市計畫公共設施用地及土地使用分區證明書附卷可佐;另漏報之同段地號土地雖非公共設施保留地,惟該3 筆土地亦均為私設道路使用,有臺北市建築管理處函在卷可參,由於上開4 筆土地均為道路用地,客觀上確易忽視其存在,而有所疏漏。又原告所漏報之股票僅3,XXX股,核定金額為2X,XXX 元,與其他已申報部分之核定金額相較,價值不高,在被繼承人未能清楚交代之情況下,亦極易忽略。就此,原告業於100年3月29日具狀向被告申請甲之財產明細,顯見原告並非確信不會發生漏報情事,非屬有認識過失之情形。經被告以100 年4月8日財北國稅服字第0000000000號函檢附甲財產及所得歸戶清單函覆原告後,原告始知悉有漏報情事,隨即於100年4月12日向臺北市地政事務所、A公司、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申請取得漏報土地之登記謄本、地籍圖謄本、都市計畫公共設施用地及土地使用分區證明書、持有股份證明書等向被告辦理補報,難謂原告未盡查證之責。

原告稱:因為擔心有漏報,所以向被告申請被繼承人財產資料,本係臨櫃申請,然因未攜帶身分證正本,經服務人員告知,始改以申請書方式辦理,又原告係第1次辦理遺產申報,不知得辦理展期,且申請展期亦未必獲准,遂按手邊資料先行申報等語。本院以為稅法係一複雜且具技術性之規範,不能以納稅義務人未能妥適或正確選擇、理解法律之適用或行政實務之運作,即逕認其有過失。本件原告既已於法定申報期限內向被告查證被繼承人之財產明細,已足表徵其踐履查證之義務,不能僅因其未能利用臨櫃申請之方式即時取得財產清單,或未辦理延展申報,即全盤否定其所盡之注意義務。

綜上所述,本院認為原告已盡其查證義務,僅因對行政作業實務之不瞭解,而未能於遺產稅法定申報期限內取得被繼承人之財產明細,與完全未有查證努力之案件類型有別,仍應認其無過失漏報之違章犯意。

綜上,原告雖有漏報情事,符合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5條之客觀構成要件,且其補報之日係發生於被告審核人員查知其有漏報事實之後,而無稅捐稽徵法第48條之1第1項免罰規定之適用,然因欠缺漏報之故意、過失,不符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5條之主觀構成要件,被告逕依該法予以裁罰,容有違誤。原告訴請撤銷,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四、相關法條

行政罰法第7條第1項

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非出於故意或過失者,不予處罰。

稅捐稽徵法第48-1條第1項

納稅義務人自動向稅捐稽徵機關補報並補繳所漏稅款者,凡屬未經檢舉、未經稅捐稽徵機關或財政部指定之調查人員進行調查之案件,下列之處罰一律免除;其涉及刑事責任者,並得免除其刑:

一、第四十一條至第四十五條之處罰。

二、各稅法所定關於逃漏稅之處罰。

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3條第1項前段

被繼承人死亡遺有財產者,納稅義務人應於被繼承人死亡之日起六個月內,向戶籍所在地主管稽徵機關依本法規定辦理遺產稅申報。

遺產及贈與稅法第26條

遺產稅或贈與稅納稅義務人具有正當理由不能如期申報者,應於前三條規定限期屆滿前,以書面申請延長之。

前項申請延長期限以三個月為限。但因不可抗力或其他有特殊之事由者,得由稽徵機關視實際情形核定之。

遺產及贈與稅法第45條

納稅義務人對依本法規定,應申報之遺產或贈與財產,已依本法規定申報而有漏報或短報情事者,應按所漏稅額處以二倍以下之罰鍰。

用LINE傳送
預約到本所免費法律諮詢
本站登入線上免費法律諮詢
免費存證信函生成器
免費書狀生成器

線上免費法律諮詢留言